柏林赫塔赞助商

【業務探討】紀檢監察機關言詞筆錄使用問題初步研究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6-10 16:57:34   字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三十三條、第四十一條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第三十四條、第四十條、第四十二條、第四十六條等規定,授權紀檢監察機關在審查調查中可以采取談話、訊問、詢問措施,收集被調查人供述和辯解、證人證言等證據并通過筆錄形式予以固定。依照上述規定,結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和相關司法解釋以及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審理實踐,現就言詞筆錄使用中的問題梳理分析如下。

一、言詞筆錄的類別和適用情形

紀檢監察機關言詞筆錄主要有談話筆錄、訊問筆錄和詢問筆錄3類載體,其中被調查人供述和辯解的載體和固定形式主要是談話筆錄、訊問筆錄,證人證言(含被害人陳述,下同)的載體和固定形式主要是談話筆錄、詢問筆錄。刑事訴訟中只有訊問筆錄和詢問筆錄2類言詞筆錄,與此比較,紀檢監察機關言詞筆錄使用問題無疑要復雜得多。

鑒于談話筆錄、訊問筆錄和詢問筆錄的內容,可能既涉及違紀問題,又涉及犯罪問題,紀檢監察機關與被調查人、證人等談話形成筆錄時,筆錄中可不記明與其談話、訊問和詢問的次數,比如,第×次訊問,第×次詢問等。但涉及職務犯罪產生的多份筆錄應全部收集歸入職務犯罪調查卷,案件移送審查起訴時,一般應全部移送檢察機關,未入卷的應當以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部門名義出具書面說明。

1.紀檢機關《談話筆錄》。適用對象上既包括被調查人,也包括證人。適用的審查調查階段既包括初步核實階段,也包括立案調查階段。鑒于該筆錄在刑事訴訟中一般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建議一般不使用該筆錄固定證據。

2.紀檢監察機關雙頭(比如,××省紀委、省監委)《談話筆錄》。適用對象通常系中共黨員的被調查人,不適用于證人。適用的審查調查階段既包括初步核實階段,也包括立案調查階段。此筆錄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3.監察機關《談話筆錄》。適用對象通常系不是中共黨員的被調查人,不適用于證人,且無論是初步核實階段還是立案后均可使用。此筆錄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4.監察機關《訊問筆錄》。適用對象只限于被調查人,且只能在立案調查后對涉嫌犯罪的被調查人使用,不適用于初步核實階段。不得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訊問筆錄》。此筆錄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5.監察機關《詢問筆錄》。適用對象只限于證人,無論是初步核實階段還是立案后均可使用。不得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詢問筆錄》。此筆錄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與被調查人或者證人談話后,不宜僅由其寫出親筆供詞或者親筆證詞來固定證據,通常還應當形成《談話筆錄》《訊問筆錄》《詢問筆錄》等筆錄。

二、與被調查人談話形成筆錄

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部門在對被調查人立案前與其談話時,可以根據被調查人的政治面貌是否系中共黨員,分別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一般不參照司法機關初查時的做法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也不宜使用紀檢機關《談話筆錄》。但若因以事立案等原因尚未確定被調查人的,與有關人員談話時可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固定證據。

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部門在對被調查人立案后與其談話時,鑒于被調查人一般不僅有涉嫌犯罪問題,往往還有涉嫌違紀問題,若針對涉嫌違紀問題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針對涉嫌犯罪問題使用監察機關《訊問筆錄》,考慮到與被調查人談話初期往往不具備區分涉嫌違紀與涉嫌犯罪問題的客觀條件,且交叉使用《談話筆錄》和《訊問筆錄》易引起被調查人警覺,從尊重審查調查規律、提高審查調查效率角度,建議:一是對因涉嫌職務違法犯罪、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犯罪被立案調查的被調查人,全部使用監察機關《訊問筆錄》。本機關案件審理部門提前介入或者正式審理提出補證意見的,審查調查部門補證時,對其中的涉嫌違紀問題也可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二是以被調查人嚴重職務違法為由對其予以留置的,可以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固定證據,發現其涉嫌犯罪前一般不宜使用監察機關《訊問筆錄》。三是對因職務違法被立案、且未被留置的被調查人,可以使用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固定證據,發現其涉嫌犯罪前一般不宜使用監察機關《訊問筆錄》。

監察機關對被調查人涉嫌職務犯罪問題立案調查的時間,系計算是否已過刑事追訴時效期限的截止時點。但對被調查人以涉嫌職務違法為由立案調查的時間,可否作為刑事追訴時效期限計算的截止時點在實踐中存在爭議。鑒此,立案時被調查人涉嫌職務犯罪的,立案決定書應當如實填具,不宜明知其涉嫌職務犯罪,在立案事由上卻只寫涉嫌職務違法,以免影響后續司法處理。

三、與涉案人談話形成筆錄

涉案人在談話中是作為證人身份還是被調查人身份,紀檢監察機關應當以本機關是否立案調查、是否因本案被調查以及與本案的關聯性等因素確定。其中因本案被本機關立案調查的,宜作為被調查人身份來確定言詞筆錄適用問題。

1.涉案人涉嫌犯罪的,區分情況確定是作為被調查人還是證人開展談話。一是涉案人系本機關因本案以涉嫌職務違法犯罪(行賄犯罪、共同職務犯罪)為由采取留置措施的,無論是調查核實涉罪問題,還是調查核實涉紀問題,均應當形成監察機關《訊問筆錄》,不宜既有對該涉案人員采取訊問措施形成的《訊問筆錄》,又有對該涉案人員采取詢問措施形成的《詢問筆錄》。其中,涉案人系黨政領導干部等監察對象,確有特殊情況的,也可形成紀檢監察機關雙頭《談話筆錄》或者監察機關《談話筆錄》;擬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應當形成監察機關《訊問筆錄》進一步固定證據。二是涉案人系本機關以涉嫌職務違法犯罪(行賄犯罪、共同職務犯罪)為由采取留置措施,但立案時未發現與本案存在關聯的,無論是調查核實涉罪問題,還是調查核實涉紀問題,均可以在本案中作為證人身份進行談話,相應形成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其中,調查核實涉罪問題時涉及該涉案人的犯罪事實,擬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應當形成監察機關《訊問筆錄》進一步固定證據。三是涉案人系下級監察機關采取留置措施的,可以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固定證據;擬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由該下級監察機關形成《訊問筆錄》進一步固定證據,特殊情況下也可由本機關形成《訊問筆錄》。四是涉案人系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的,可以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固定證據;涉案人員同時涉嫌職務違法犯罪的,可以由立案的監察機關形成《訊問筆錄》。

2.涉案人未涉嫌犯罪的,作為證人開展談話。與證人談話,不論涉及違紀問題,還是涉及犯罪問題,一律形成監察機關《詢問筆錄》,一般不再使用紀檢機關《談話筆錄》。這樣操作,可以減少重復取證,既能滿足違紀問題的認定需要,也能確保該證人證言在刑事訴訟中的證據資格。

需要指出的是,有的審查調查人員擔心與涉案人談話時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固定證據,會使得涉案人明白其身份只是本案的證人,有可能不積極配合調查,從而影響審查調查工作的順利推進。相比之下,使用紀檢機關《談話筆錄》固定證據更利于開展工作。對此,從法法銜接角度,建議以使用監察機關《詢問筆錄》固定證據為宜,同時因涉案人在該案中的身份是動態的,如其涉嫌違法犯罪且不配合調查工作的,身份隨時可以由證人轉變為被調查人,并可按程序追究其紀律、法律責任。

四、有監察權的紀檢監察機構言詞筆錄使用中的特殊情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十二條、第十三條和中共中央辦公廳《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等規定,有監察權的紀檢監察機構主要有派駐紀檢監察組、紀檢監察工委、設黨組的中管企業紀檢監察組和設黨委的中管企業紀委、駐該中管企業監察專員辦公室等4類。

1.關于派駐紀檢監察組、紀檢監察工委、設黨組的中管企業紀檢監察組言詞筆錄使用。因該紀檢監察機構系一套機構一塊牌子,不同于紀委監委合署辦公的情況,故各類言詞筆錄均使用該紀檢監察機構名義。

與合署辦公的紀檢監察機關不同,該紀檢監察機構《談話筆錄》有2種,但沒有雙頭《談話筆錄》,其中1種相當于紀檢機關《談話筆錄》,適用于被調查人和證人;另一種相當于監察機關《談話筆錄》,適用于被調查人。兩者的區別在于后者首次談話時需告知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從寬處理和認罪認罰的法律規定,且每一次談話均應當全程錄音錄像。

需要注意的是,與證人談話建議通常情況下盡可能使用該紀檢監察機構《詢問筆錄》固定證據,一般不使用該紀檢監察機構《談話筆錄》。

2.關于設黨委的中管企業紀委、駐該中管企業監察專員辦公室言詞筆錄使用。因該紀檢監察機構系一套機構兩塊牌子合署辦公,與紀委監委合署辦公的情況完全相同,故各類言詞筆錄的使用同合署辦公的紀檢監察機關完全相同。(周巖)

字號:   
版權所有 中共衡水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衡水市監察委員會
聯系地址:衡水市育才南大街369號 郵政編碼:053000 冀ICP備05018304號-6  
柏林赫塔赞助商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时时彩一期一计划大小单双 北京pk10十码走势图 新彊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怎么下载 排到三出豹子的规律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凯撒娱乐游戏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天津老时时开奖结果 稳妥赚钱的方法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6码中特免费贴吧 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 金苹果安全登录注册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大小